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艺考 >

艺考

为什么我一看奥运会中国队就会输?

发布时间:2022-01-13

  奥运会正式闭幕了,这些日子大家都有认真在看吗?最近我们全家都在家守着电视为健儿们加油!尤其是看到好多当年的运动员小将,如今已经成了教练评委,我更加感慨不已。因为看到他们,我就仿佛看到当时守在电视机前的自己,也从学生变成了老师,从儿子变成了爸爸,虽然时间飞逝,但我们热爱奥林匹克的激情没有变过。

  “虽然明知道这不科学,虽然明明很想看,可是为了运动员好,我还是不看了!”

  甚至导致很多人只敢“一次元观赛”——也就是不敢看比赛直播,只敢看别人发的文字版赛况转播。

  乐观主义者总是能使用积极的情绪策略和归因策略,甚至只关注并放大事物中的积极因素,而忽视消极因素。他们会将最大化的正面因素作为自己行为决定的衡量标准(只要这件事情有好处,那就去做),而看不到事物坏的一面(“我觉得这些坏事情不会发生在我身上”)。

  而悲观主义者正好相反,他们只能看到并放大事情的消极面,忽略其中的积极因素,因此会将最大化的负面因素作为自己逃避某个行为决定的衡量标准(只要这件事情有坏处,那就不做。因为他们会无限放大这个坏处,觉得这个坏处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),而看不到事情好的一面(“我觉得这种好运轮不到我”)。

  而悲观主义者还有一个典型特征,就是他们非常擅长调动消极的情绪记忆,自动忽略积极的情绪记忆。就拿看奥运会来说——一个悲观主义者在观赛的时候,那些他看了之后赢得了比赛的记忆,他就会自动过滤掉;但是他看完之后输掉的比赛,就会牢牢记住,形成“只要我看过的比赛就一定会输”的印象。

  同理,一个悲观主义者在工作期间摸鱼,就会产生“只要我一偷懒,就会被老板发现”这样的“倒霉蛋思维”。而一个乐观的人在摸鱼的时候,总是理直气壮,因为他觉得“老板不会发现我的”。

  非常典型的案例就发生在我家,明明我和鹿sama看的是一样的比赛,但她总觉得她一看比赛就会输;而我这样的乐观派,就总觉得我看的比赛一直在夺冠呢!

  这种心理主要表现为——以确认个人预设的假设为前提进行的信息搜索、解释、关注以及记忆的一种趋势。

  比如你坚信一个人是杀人犯,总能找到种种蛛丝马迹来求证他的作案“实锤”。就算最后警方出了通报说这个人不是杀人犯,他们也还是不会相信,反而会去寻求更多的“证据”来证实自己的想法,或者认为“警方不行”,再或者产生各种“阴谋论”,这就是他们用来确认自己的预设没错的“证据”。

  如果你预先以及持有了“我一看比赛中国队就会输”这样的信念,相信了自己是一个“不祥”的人,你总会为自己搜罗各种各样的证据,以求证实自己的“不祥”,即使当“吉祥”的事情发生在你身上,你也会告诉自己“假的”“幻觉”(比如那些你看过的中国队赢了的比赛,你可能会解释为“偶然”“巧合”“这次超常发挥”等等)。

  “人们只愿意相信自己想相信的事情”,“人心中的偏见是一座大山”,说的也就是这些意思了。

  不论是觉得“只要我看了的比赛就会输”的悲观主义者,还是“只要我看了的比赛就会赢”的乐观主义者,在这里其实都是“个人神化”的表现之一——即,我们会高估自己对事件的影响,高估自己的突出性,会认为这个世界上的万事万物,种种因果,都是因为自己的某个举动引起的。

  “个人神化”往往较多地发生在青少年身上,当然,中年人也会有。这是一种“所有事情都因我而起”的心态,把别人的行为和结果都归结于自己(尤其是错误的不好的结果),不仅是一种将自己神化了的错误认知,也是很多人痛苦的根源(比如有些小孩子,小时候会觉得“爸爸妈妈吵架/离婚/不幸都是因为生了我”)。

  当然,大多数人在自嘲“我这不祥之人还是不要看奥运了”的时候,大多是一种戏谑的态度,并不真的因此而痛苦或困扰——毕竟健儿们如果失利了,那并不是我看了比赛的原因;健儿们赢得了金牌,更是他们自己努力的结果,和我这个人没有一毛钱的关系。

  只不过大家可以从中照见自我平时归因风格的一个侧写,可以观照一下自己的内心:平时是不是有点处事悲观、做决定畏首畏尾、总将团队的失败都揽到个人的过失上来、遇事情总往坏的方面想象、不相信好运会降临在自己头上,等等……

  如果有的话,不妨就从踏踏实实看好以后的比赛开始,做出第一步小小的改变——放心,该拿的金牌,并不会因为你看不看比赛而少一块。